彩31---首页_Welcome


NEWS

【案例研究】在受理110的举报及处理的行政程序

2019-04-24 07:16 作者:彩31

  上诉人(原审原告)冯勇军,男,生于1973年3月27日,汉族,住三台县。

  上诉人冯勇军因与上诉人三台县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被上诉人绵阳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违法一案,不服四川省江油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川0781行初1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8年6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7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上诉人冯勇军,上诉人三台县公安局的出庭负责人王省勇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兰瑜平、潘青平,被上诉人绵阳市公安局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凯、李晓萍到庭参加诉讼。

  2017年9月10日,原告冯勇军通过三台县人民政府信息公开指定的邮箱,向被告三台县公安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请求公开原告于2016年8月9日向三台县公安局”110”报警平台报警称”自己于2014年12月向三台县水务局赠送锦旗的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请求处罚”的接处警记录、处理结果及接受案件回执单信息。

  2017年9月22日,被告三台县公安局作出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称:”经调查,你反映2014年12月向三台县水务局送锦旗期间,我局没有接到任何单位关于此事的报警,故无法确定违法事实的存在”。

  被告三台县公安局向原告冯勇军送达《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未向其公开对调查核实报警内容发的信息。

  原告冯勇军不服该答复,于2017年10月9日向被告绵阳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

  绵阳市公安局审查认为原告的复议请求需要补正,并于2017年10月12日向冯勇军邮寄行政复议申请补正通知书。

  同年10月19日,冯勇军重新提交行政复议申请,请求撤销三台县公安局信息公开回复,确认三台县公安局未依法处置其报警的行政行为和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请求复议机关依法对违法事项调查处理并作出处罚。

  2017年10月19日,绵阳市公安局向原告发出受理通知书,10月23日,绵阳市公安局向三台县公安局发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

  2017年12月18日,绵阳市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 第一款 第(一)项 的规定,作出绵公复决字[2017]14号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三台县公安局在法定期限内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程序合法,内容适当,决定维持三台县公安局于2017年9月22日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并向冯勇军、三台县公安局送达行政复议决定。

  冯勇军是被诉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与本案具有行政法上的利害关系,其对该行政行为不服,有权提起行政诉讼,是该案适格的原告。

  三台县公安局接收原告冯勇军递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并作出答复,是该案适格的被告。

  绵阳市公安局是三台县公安局的上级行政机关,属于法定的行政复议机关之一,有权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并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故该局是适格的被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八条 的规定,公安机关受理报案、控告、举报、投案后,认为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应当立即进行调查;认为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应当告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投案人,并说明理由。

  2016年8月9日,三台县公安局接到原告冯勇军报警后,填制了接警登记表,并对冯勇军反映的警情进行调查核实,三台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北坝派出所、潼川派出所、百顷派出所和三台县水务局分别出具了情况说明。

  三台县公安局根据调查收集的证据确认,冯勇军于2014年12月18日向三台县水务局赠送锦旗期间,三台县水务局的办公秩序未受到影响,无人因此报警,未发现冯勇军反映的警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七条 ”行政机关制作的政府信息,由制作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行政机关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获取的政府信息,由保存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法律、法规对政府信息公开的权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第二十一条”对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根据下列情况分别作出答复:(一)属于公开范围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获取该政府信息的方式和途径;(二)属于不予公开范围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三)依法不属于本行政机关公开或者该政府信息不存在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对能够确定该政府信息的公开机关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该行政机关的名称、联系方式;(四)申请内容不明确的,应当告知申请人作出更改、补充。”和第二十四条”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当场予以答复。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的规定,被告三台县公安局接受原告冯勇军报警并对其所反映的警情进行调查核实,收集了相关证据,属于制作并保存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有根据当事人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的法定义务。

  原告冯勇军根据自身特殊需要向被告三台县公安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请求公开原告于2016年8月9日向该局”110”报警平台报警称”自己于2014年12月向三台县水务局赠送锦旗的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请求处罚”的接处警记录、处理结果及接受案件回执单信息,符合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条件。

  被告三台县公安局本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七条 的规定向原告公开政府信息,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 第(三)项 的规定作出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以无法确定违法事实存在为由,未公开其调查收集保存的相关证据,该答复行为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依法应予撤销,并判决其公开政府信息。

  鉴于三台县公安局在诉讼过程中已经向原告公开其调查收集保存的全部政府信息,该行政行为不具有可撤销的内容,撤销该行政行为,并判决其向原告公开政府信息已无实际意义,应当依法确认该行政行为违法。

  对原告要求确认三台县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回复违法,责令其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诉讼请求,法院部分予以支持。

  原告申请法院向三台县公安局调取其2016年8月9日报警电话录音,因录音已过保存期被删除,证据已经灭失,对该申请法院不予准许。该案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类行政案件,审理的重点是原告的信息公开申请是否符合”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被告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或者答复行为是否合法。

  被告三台县公安局接到原告报警后所实施的接处警行为是否合法?不属于该案审理的范围,对原告要求确认被告三台县公安局处置原告报案的行政行为违法,并责令其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诉讼请求,该案不作处理。

  被告绵阳市公安局受理原告冯勇军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后,通过对冯勇军和三台县公安局提交的证据进行审查,在已经查明三台县公安局未向原告公开其调查收集保存的政府信息的情况下,认定三台县公安局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系经过查证后得出的结论,程序合法,内容适当,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 第一款 第(一)项 的规定,作出维持三台县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的行政复议决定。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 第(二)项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第七十四条 第二款 第(一)项 和第(三)项”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判决履行没有意义的。”、第七十九条”复议机关与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为共同被告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对复议决定和原行政行为一并作出裁判。”之规定,

  一、确认被告三台县公安局于2017年9月22日对原告冯勇军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行政行为违法;

  二、撤销绵阳市公安局于2017年12月18日作出的绵公复决字(2017)14号行政复议决定。

  上诉人三台县公安局不服,以”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冯勇军申请公开的信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 第(四)项 的规定,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2.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错误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七条 的规定认定应当公开;3.上诉人冯勇军举报自己违法和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并非认罪悔过和自身生产生活科研所需,而是表达不满情绪”等为由提出上诉,请求本院:1.撤销四川省江油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川0781行初12号行政判决;2.维持上诉人三台县公安局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和被上诉人绵阳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3.本案诉讼费用由上诉人冯勇军负担。

  被上诉人绵阳市公安局答辩称:被上诉人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但原审法院错误认定事实,将110报警的接处警记录等行政程序中的信息,错误认定为履职过程中形成的政府信息而应当予以公开。

  遂请求本院撤销四川省江油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川0781行初12号行政判决,维持上诉人三台县公安局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和被上诉人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

  经二审开庭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审法院判决认定的事实、证据基本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 第(四)项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四)行政程序中的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以政府信息公开名义申请查阅案卷材料,行政机关告知其应当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的。”的规定,上诉人冯勇军以政府信息公开的形式,申请上诉人三台县公安局公开”其于2016年8月19日向110平台举报自己称在2014年12月三台县水务局送锦旗涉嫌违法的接处警记录、处理结果以及接受案件回执单”等材料,系公安机关在受理110的举报及处理的行政程序中形成的案件材料,并非公安机关履职过程中形成的政府信息,依法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调整的范围。

  故上诉人冯勇军的起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 第(四)项 ”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依法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其诉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三台县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 第一款 第(二)项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 第一款 第(一)项 ”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 规定的;”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四川省江油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川0781行初12号行政判决;

      彩31,彩31投注,彩31首页